孙杨退赛,我们为什么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2015-08-11    来源:禹唐体育
51584    0
最近最吸引国人眼球的体育赛事,当数2015年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国队在已经结束的喀山游泳世锦赛中以15金10银10铜的成绩高居奖牌榜首位。


禹唐体育注:

最近最吸引国人眼球的体育赛事,当数2015年 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国队 在已经结束的喀山游泳世锦赛中以15金10银10铜的成绩高居奖牌榜首位。

 

“有趣的现象”

 

中国队在今年的喀山游泳世锦赛中可谓是表现抢眼,除了始终占据着大众话题榜前几位的宁泽涛外,荣获游泳比赛最有价值男运动员的孙杨也又一次占据了头条。在孙杨优异表现的背后,他的退赛似乎又引起了一定程度的争论。

 

今天我们撇开在舆论报道中出现的孙杨与巴西女选手之间的“冲突”,单就其退赛事件来谈谈禹唐的观点。

 

如今看到中国顶级运动员在世界级比赛中退赛,人们的神经似乎就一下子紧绷起来。例如在这次孙杨宣布退赛后,许多关注体育或泛体育迷们就在第一时间前往社媒或门户网站相关新闻评论页面来为孙杨进行辩护与表达支持。

 

在这里有两个现象点值得我们的注意。其一就是孙杨在微博中向公众进行了道歉,解释了自己全心全力地投入,再次强调国家属性并期待在明年里约奥运会中挽回这次的遗憾。另一点就在于支持者们的反应,在第一时间去往各个渠道为此进行辩护与表示支持。


 

一个运动员因为身体原因退赛而向公众道歉并承诺在里约挽回这次的遗憾,同时支持者居然担心孙杨这样的行为会导致非议而纷纷为其进行辩护。很有趣的现象,不是吗?

 

前车之鉴

 

或许支持者们想到了李宁兵败汉城后就因为一个笑容而遭遇了铺天盖地的骂声,甚至还收到了一根要求他上吊的绳,又或许更容易激动的年轻人们想到了离我们更近的刘翔。

 

刘翔,这位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创造历史的男人,这位在2006年世锦赛上创造世界纪录的男人,这位脚踝承受不起整个民族的自尊重担而两度退出奥运会决赛的男人,经历了与其辉煌同等量的挫折和磨难。

 

同样因为身体不适而在世界级别的赛事中退赛的刘翔可是在之后饱受了争议。低俗地调侃、恶意地嘲讽、自以为掌握了真相的群众们的批判,使得支持声与温润地理解在它们面前显得异常无力。而这一切,必须由这个做出了退赛决定的男人默默承担。

 

刘翔在2008年前可谓是全中国体育赞助商们的宠儿,其商业价值也一度高得让人感到艳羡。刘翔 2007年巅峰时收入达1.6亿元,2008年即使奥运退赛,名声大减,收入也有1.3亿。


 

但是倘若我们当年有留意的话,我们就会刘翔在2008年奥运退赛之后就很少出现在商业活动中了,无论是电视广告还是场外活动都比退赛之前大大减少。很大程度上来说,那1.3亿的收入都是之前合同条款的延续所产生的收益。当然在之后的年份中,刘翔身上所产生的商业价值就难以回到巅峰时期的程度了。

 

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虽然禹唐关注的是体育产业的内容,但离开运动员个人场上与场外的表现,去空泛地来谈体育产业是落不到实处的。正是刘翔面对了如此多的批评之声,才遭遇了如此重大的挫折。

 

我们花这么多的笔墨来谈批评者并不是轻视,恰恰相反,我们高度重视批评者对一个运动员今后的场上表现以及由此延伸的商业价值所造成的影响力。我们也相信,这次事件中,孙杨的支持者们之所以对孙杨退赛事件表现出了如此的关切,也正是因为批评者的力量一点都不弱。

 

同样,我们特意撰文来说此事无疑也是从侧面表现了批评者们的影响力。就像之前说过的那样,这不仅仅只会对这次退赛事件产生影响,如若没有处理好,很可能当舆论偏向“阴谋论”的论调后,孙杨的个人商业价值将会再一次遭到打击,甚至他拿了本次最佳男运动员都抵不过“退赛”这两个字所带来的恶意。

 

幸好我们看到,如今主流舆论还是对孙杨的此次退赛较为理解的。但是我们也不得不看到当年批评刘翔的声音如今依然存在。在禹唐看来,我们想要真正深入地理解某个现象时,光站在一面批评是远远不够的。抛开价值判断与先入为主的观点,试着站在批评者的立场上来理解一下他们的潜在理由或许是我们进行更有力的反驳的前提。

 

批评者的理由解读

 

批评者们对事件的解读绝非代表着掌握了事件的真相,同样的,支持者们也不是。双方代表的只是一种视角。然而我们既然潜在地站在了支持者们的立场上,那么就必须试着对批评者们的理由与立场进行更深入地理解。

 

运动员与国家谁更重要?

 

站在强力的批评者们的立场上来看,我们就可以发现他们将以孙杨为代表的国字号运动员与自身进行了强有力的道德性捆绑。我的言下之意是,比起欧美国家运动员虽然也代表着国家荣誉,但是相对而言更为注重独立化与个人化而言,我们国家的运动员因为历史原因,往往更多地背负了国家与民族的使命。有意思的是,批评者们对这份使命有着极强的监督欲,运动员赢了就获得万人歌颂,输了则遭受千夫所指。


 

批评者们将运动员与国家、民族的使命进行了强有力的绑定。因此一旦运动员在代表国家、民族的国际性赛事中退赛,似乎就是伤害了整个国家与民族,甚至伤害了批评者们,因为他们也将国家的荣誉与自己绑定了,虽然他们并没有为这份荣誉做出太多的贡献。

 

对此我们不用急着做出价值判断,如果抛开现代思潮来看整个体育史,这种国家主义的思想在体育竞技中的地位并非像我们印象中那样的不可理解与“落后”。说到这里,我们或许会学究式地回到历史中,在这里我们也尽量避免这样的情景出现。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直到今天,国际体育比赛依然可以被看做是战争的另一种形态。许多镜头与比赛之所以经典,往往是因为其蕴藏的意义远高于比赛本身。这也是为什么李宁战胜苏联选手是如此伟大与值得令人铭记,为什么马拉多纳连过五个英格兰防守球员将球踢进死敌的球门的那瞬间远比梅西的类似进球更值得纪念与称道。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或许欧美的现代思潮已经使国家与体育运动员个人分得越来越开,职业联赛与全球化也进一步加速了这个进程,然而在很多时候,这种国家赛事中的国家主义依然相当突出。

 

如果出于善意地解读,我们可以认为批评者们对于国家级运动员近乎严苛的要求或许出自他们过分强调了集体主义与国家主义,而仍未充分接受现代思潮特别是全球化、商业化思潮中逐渐淡化的个人对于国家的强制性与义务性付出。

 

拿职业化相当高的美国篮球而言,威少、杜兰特与乐福等等巨星都曾因为个人一些琐碎的理由退出了梦之队,放在中国来看,这是相当不可思议的,毕竟就算受到足协不平衡处罚的郜林还卖力地踢了东亚杯的比赛呢。


 

其实美国媒体也对自己国民过分强调个人化有过批评。最有趣的一个解读当数斯诺登事件爆发后,著名时事文化论坛评论者大卫·布鲁克斯的解读了。在这个《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看来,斯诺登事件撇开本身的正义与否,被他称作孤独的泄密者的斯诺登其实象征着美国公民的一种“原子化个人与社会”的倾向,美国社会的纽带正变得越来越松弛。

 

我之所以在这里引用这个看似与体育无关的案例是为了表达无论是过分强调个人还是过分强调国家都显得不那么合乎中道。因此批评者们与坚定的支持者们的差别在这个视角中仅仅在于价值判断的立场不同。

 

此外,游泳与跨栏一样,这类项目似乎不那么适应商业化赛事的模式,换句话说,它更多地存在于以国家而非俱乐部为代表的赛事中。这些在中国举国体制下存在的项目,其性质就注定了更多地与国家荣誉相挂钩。

 

坦诚地来说,支持者们也并不是不支持运动员与国家荣誉挂钩,而是更多地把落脚点放在对运动员的个人关怀上。相反地,反对者则更多地倾向于将国家利益完全地压在运动员个人身上,而当时的刘翔,就是这么被击倒的。

 

偶像的黄昏

 

作为孙杨这种级别的偶像,获得过多大的荣誉或许就会遭受多大的压力。作为一个90后,孙杨仍十分年轻,无论是身体还是理智,这从他回应与巴西女运动员的冲突时说了“她先动手的”就可见一番,直白而又单纯。但就是这样的他,不得不面对着走红以后随之而来的负面舆论压力。

 

一个运动员身上的商业价值一定程度上是与他们的话题数量有所关联的。放眼世界,当年贝克汉姆年少轻狂,在世界杯上被红牌罚下,一时间成为整个英格兰的罪人;勒布朗与科比足够优秀,然而在场内场外仍是无数球迷热议的焦点,就像科比说的那样,有多少人恨我,就有多少人爱我;梅西C罗成了世界足坛的记录破坏者,但是却仍被全世界的球迷争论,有黑梅西身高的,有黑C罗骗点球的。


 

当你看不惯一个人的时候,总能发现黑他的点。对如今的孙杨甚至大红大紫的宁泽涛而言,也是这样。当年的刘翔可曾是人心所向的万人迷,可退赛后的境遇呢?现在,几乎可以用偶像的黄昏来概括,一个高度网络化的世界中,要成为一个偶像或者说英雄实在是太难了,你生活的点点滴滴将被完全暴露在大众眼中供人评头论足。人无完人,批评者们会发现所谓的偶像总有不完美之处。

 

批评意味着否定,意味着拒绝承认优秀的人有许多超乎常人之处,他们试图找到孙杨这样的世界纪录创造者在某些方面甚至不如作为一个常人的自己。这是充满戾气与自卑的社会中常见的现象与观点。可惜如今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社会,为何有这样一个无法心平气和来看问题的舆论环境呢?

 

除了学校人格教育方面的忽视而只注重教授职业技艺外,媒体的舆论导向也十分重要。可悲的是作为舆论导向的媒体,也会在一个偶像出现瑕疵之时来煽风点火。很多时候呈现给我们大众的报道并没有事实,有的只有站在既定角度对于某个事件的解读而已,如何解读与引导舆论,这是媒体的责任,也是媒体的原罪。

 

政治阴谋论

 

对“退赛”这样的事件解读中,否定一方的观点中常常出现类似“政治阴谋论”这样的论调。似乎一旦涉及国家级的人物与事件,就必然有政治力量在作怪。

 

其实不单是普通的批评者们,过度地对事件进行政治性解读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看问题时最常见的视角之一。虽然我们确实认同政治在中国的重要性,但是随着中国政治化进程的不断发展,体育独立政治的趋势已经越来越强,当年王治郅、马健等人留洋闹出的风波已经很难在如今的环境下重现。

 

我们不希望针对体育赛事的评论过多地与政治挂钩,从而变成了一场针对政治毫无具体目标的、唐吉诃德式的批判,盲目而不理智,同时也对提出问题解决的建设性意见毫无价值。当然或许这种道德义愤以及背后的自由主义也是多年以来国人背负了太多政治性内容后的反弹。

对于职业化程度很高的项目例如足球与篮球,我们依然要迅速推进管办分离的进度,而对于举国体制痕迹与作用相当明显的例如游泳举重等项目,不得不说管办分离目前仍不见得有太大的必要性。

 

但是在商业化与多元化倾向越来越重的时代中解读“退赛”这样的事件时,我们不必过多地对事件进行政治性的解读,何不让政治的归政治,体育的归体育?

 

我们期待什么

 

就像我的一个朋友说的那样,运动员特别是中国运动员,不到逼不得已是不会退赛的,运动员也有血肉而并非是钢铁侠,荣誉在于拼搏奋斗而不再是金牌。

 

就算我们站在批评者们的国家主义立场,孙杨这样的顶级运动员不要将身体过多透支在本次世锦赛中以免留下不必要的伤病,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明年里约见分晓岂不是更好?当然,虽然夺金更好,但我们并不要求孙杨非要在里约拿到多好的成绩。

 

因为对我们而言,孙杨若在里约夺金也只是对于国家游泳队的认可以及对孙杨自身的认可,我们除了缴纳那一点点税来给举国体制用之外,并无什么实质性的贡献,当然如果支持他还能算是精神上的鼓舞。

 

如今的中国已远非十几二十年前的中国可比,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国民的整体素质正在不断向前发展,若被区区几个奖牌牵动整个民族的自尊心,那么我们的自尊心也就显得过于廉价了。除此之外,体育的目的在今天仍是强身健体与快乐,过分强调奖牌倒显得我们过于自卑。

 

我们并非不期待中国队在世界赛场上争金夺银,只希望不要将几块奖牌看得过重,甚至高于运动员本身,毕竟对人性更多的温暖与关怀而非技术的改变才是我们可以说今天的我们比斯巴达时代更为“文明”或者说我们正在不断向前发展的底气所在。


 

其次,从根本上的教育改变而言,我们期待着两点,其一是对于体育人的更多理解与认可,其二则是通过公民道德教育来提升大众的品味与修养。

 

在第一点上,如果你身在体育圈,你就会发现体育人是多么努力地在透支自己的青春以达成使命,又拥有着多么惊人的意志力来日复一日地完成最枯燥与艰苦的训练以求在国际赛场上一鸣惊人,同时,又有多少体育人一辈子的付出最终只能默默无闻,泯然众生。

 

当我们对他们有更多的了解,那么就意味着我们会对他们有更多的理解。因此对于孙杨退赛这样的事件我们自然会心生关怀而非在远处落井下石,同时也不会把更多的目标放在孙杨的退赛而非以两金一银的佳绩获得最佳男运动员上。

 

从第二点上而言,我们只是希望大家可以更心平气和地来面对很多问题,不用一出个什么事就心急火燎地来提出自己的批判性意见。何不更温润地来面对包括运动员退赛在内的许多事件。如今的环境戾气已经够重的了,一个风吹草动就是铺天盖地尖锐的批评,这可并非是什么文明的标志。想要改变社会风化,必须从你我自身的成长开始。

 

另外,我们也希望媒体有个更客观的舆论导向,别出个什么事就来煽风点火,看热闹不嫌事大。很多时候往往不是事件本身而是媒体的推波助澜才使得事件的恶性化影响被进一步扩大。受害者够多了,不是吗?

 

最后,我们祝贺中国游泳队在这次世锦赛中获得了辉煌战绩,也祝福孙杨可以早日康复,继续书写自己的传奇!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文章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内容

Copyright ©禹唐体育 京ICP备110373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