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恨极了举国体制”

2016-08-26    来源:老道消息
16731    0
奥运会女排夺冠,都在讲女排精神,讲郎平传奇,讲出来了几十几篇10万加的文章。而我只想讲讲球队里的两个人。一个是主攻朱婷,一个是队长惠若琪。


1


如果一个看多了冯大辉和和菜头文章的菜鸟程序员有机会去质问马云,


“马云,你那一套毛式管理的方法过时了,阿里巴巴应该放弃疾风骤雨式的内部运动,放弃激进的公关策略,放弃价值观主导和HR一票否决制,转而学习腾讯钻研技术,用户体验第一的产品经理文化。”


你觉得马云会怎么想?肯定是,


“妈的智障!”


阿里巴巴在杭州一座二线城市崛起,无论资源、基础设施还是人才聚集都有劣势。


不搞中供铁军就没有B2B上市,不搞996就没有双11,不倾全公司之力实现单点突破就没有淘宝,不搞点马云的个人崇拜上哪儿去忽悠这么多员工,不搞“HR建在连上”、“拥抱变化”又怎么把这么多员工用好。


如果把硅谷那一套价值观,Google的“20%计划”拿来,或者学日本的工匠精神和终身雇佣,阿里怕是早就药丸了。


这个道理我觉得大家都很容易明白。


但是如果有人说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扼杀运动员个性,运动员退役后缺乏保障,集中大量资源于少数人身上,应该废除。热门项目应该全盘学习西方职业化、市场化的运作方式,非热门项目应该鼓励业余运动参与,不搞唯金牌论。


你不但不会觉得他智障,还会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女排夺冠之后最先在我朋友圈刷屏的两篇文章,一篇讲郎平被体制逼走的故事,一篇大肆宣扬只认金牌的小粉红不配为郎平喝彩。


2


奥运会女排夺冠,都在讲女排精神,讲郎平传奇,讲出来了几十几篇10万加的文章。而我只想讲讲球队里的两个人。一个是主攻朱婷,一个是队长惠若琪。


这次女排夺冠,她俩是队中人气最高的两名队员,郎平对这两个姑娘都喜欢得不行,对内围绕朱婷安排战术,对外刷脸总带着惠若琪。


颜值担当惠若琪出生在辽宁。为了让她打排球,父母辞去公职去南京陪读。传闻惠父热爱体育,是上市公司管理层,同时身兼南京排球、马术、高尔夫三个单项运动协会会长。


惠若琪小时候品学兼优,画画也画得很好,喜欢的歌手是创作型饶舌歌手Nicki Minaj。从微薄ID前缀“元气少女”可以看出还是二次元中人,说不定还经常上B站。


惠若琪心脏不好初中就有征兆,坚持打排球纯粹是出于自己对运动的热爱,“我要是在球场上死了,不是还有一个妹妹替我照顾父母吗”。


而朱婷出生在河南周口郸城县,从小家里穷。父亲还有点修车的手艺。母亲就是个纯粹的农民,朱婷小时候只能吃到三样东西,“稀饭、青菜、面条”。今年出发去里约打奥运会之前,朱母做了十斤荆芥面条塞到朱婷包里给她补补身子。


所谓荆芥,就是一种野菜,在河南农村,面不够的时候往里面和一点野菜,权当口粮充饥。


朱婷没读初中就被送到了体校,父母觉得只要有口饭吃就行。2008年奥运会,中国队超过拿了51枚金牌。但是那年朱婷念初一,差一点被父亲送到南方打工,为的是一个月能挣几千块钱寄回家里。


后来虽然勉强留在体校里,朱婷也是被女篮挑剩下的,因为从小营养不良身体单薄,篮球队的教练觉得她对抗性不行,就丢去练了排球。


3


所以说,如果没有举国体制,女子排球十年不遇的天才差一点就去深圳搬砖了。如果要追女排热点写一个批判举国体制的文章,你可以提郎平,提惠若琪,但是必须要绕开朱婷。


需要被绕开的还有很多,这届奥运会我们把一个铜牌选手傅园慧推到了人气最高的位置,并且认为这个姑娘的率真代表我们进步了,走出了唯金牌论,大喊终于不用“先谢国家,再谢领导了”。那你就必须同时要忽略龙清泉流泪感谢国家,孟苏平下跪感谢领导。


你能责怪他们跟不上时代吗?这一男一女两位举重冠军分别出生在湖南的山沟和安徽的农村,没有举国体制的发现此时都应该和我们一样在搬砖,而且以这两个省高考进入211、985工程大学的比例,他们在比我们更恶劣的条件下搬砖是大概率事件。


何况27岁孟苏平是领导顶着骂名换掉19岁的候志慧参赛的,退役前拿到一枚让她未来生活有保障的金牌,你觉得一个真诚的人不该感谢领导吗?


孟苏平估计还是有点遗憾,如果四年前伦敦奥运会夺冠它可以拿到50万奖金,但是四年之后,什么都涨的中国,唯独奥运金牌奖金跌到了20万。原因正是民间舆论不断批判举国体制,呼吁淡化金牌。


这就是中国的现状,中产阶级的口味和利益左右了舆论,甚至开始出现了一些基于他们诉求的政治正确,批判体制显然是其中最常见的一条。


但是他们很多时候并不会辨别那些体制对自己有利,那些体制对自己有害。看起来就是一群刚刚湿身爬上赵家船,还不晓得船上有没有座位的人,回过头就嘲笑身后正在奋勇游向船尾的父老乡亲姿势太太难看。


在高考这个问题上,他们已经被摆了一道。骂了这么多年的应试教育和高考指挥棒,最后发现成为了自己阶级上升的唯一通道。


所以深圳阿玛尼少年绣口一吐,“不要让一张考卷决定我们的未来”。他们才意识到,如果考卷不能决定我们的未来,那我们就没有未来了。


体育也是一样,如果没有举国体制和金牌战略,靠市场化的力量搞竞技运动,结果很可能阻绝寒门子弟依靠竞技运动改变命运的道路。至于省下来的那点纳税人的钱,摊到你头上还不够去一次游泳池的钱。


4


那奥运会结束了,如果不批判举国体制,我们还能写点什么?


我觉得这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就给我们做出了示范,东京,下一届奥运会主办城市,只用了最后8分钟就圈粉无数。


日本人实在是鸡贼,把压箱底的国民卡通形象全都拿出来,哆啦A梦出来你滋瓷不滋瓷,超级马里奥出来你滋瓷不滋瓷。对我而言,大空翼和足球小子都蹦出来了,你问我东京办奥运会吼不吼啊,


我当然只能说吼啊!


讲道理,跟日本人相比,我们一直在吃不会讲故事的亏啊。


就拿《足球小将》来说,对主角光环不感冒的观众,小时候应该不是喜欢正淳(三杉淳)就是喜欢松仁(日向小次郎)。关于这两个人谁是大空翼最强对手的讨论到现在在贴吧也没分出来胜负。


正淳是个富二代,但是先天有心脏病,一边学医一边练球。一场比赛只能上30分钟,几次和大空翼的对手戏差点死在场上,被抬下去的时候还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足球的”,这种“足球高于生死”的故事看得催人泪下。


松仁是个屌丝,父亲去世得早,从小学开始他就要打工做家务养活弟弟妹妹。如果不是东邦学园给他提供了全额奖学金,不是恩师吉良监督的鼓励,他可能很早就放弃自己的足球之路。


你不觉得惠若琪和朱婷,就是正淳和松仁故事的翻版吗?


足球小将的故事画出来,让一个足球弱国竟然可以替世界第一运动带盐。


马拉多纳的女婿阿圭罗出道就是天才少年,阿根廷球迷叫他大空翼。梅西和C罗轮流坐庄世界足球先生,媒体就说这是大空翼和松仁之争。遇到被伤病毁掉的天才球员,球迷也常常会想到正淳。


足球小子1986年播完的时候,中国队打日本还明显占上风,一直到90年代初,日本人看范志毅、郝海东这样的球员还是羡慕得不行。


等到看着足球小将长大的一代日本球员涌现,77年的中田英寿,78年的中村俊辅等等,中国队就被日本甩得找不到边了。


这就是故事的力量。


真希望有人把朱婷和惠若琪的故事画出来,虽然不能拯救中国足球,至少能从郭敬明手中抢救几个无知少女到球场上来啊!


本文转载自老道消息,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我也曾恨极了举国体制”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评论
(0)人参与,(0)人评论



评论加载中...

相关内容

Copyright ©禹唐体育 京ICP备11037348号